卵巢癌概述

在美国,上皮性卵巢癌是妇科癌症患者的最主要死因,也是该国妇女第五大常见的恶性肿瘤死亡原因。 2015年美国预计大约将有21,290例的新诊断病例以及大约14,180例的死亡病例,能获得治愈的上皮性卵巢癌患者不到40%。卵巢癌的发病率随年龄增加而上升,在60到70岁达到发病高峰。诊断时的中位年龄约为63岁,其中大约70%的患者初诊时已是晚期。

流行病学研究已经确定一些引起卵巢癌发病的危险因素。怀孕或初产较年轻(25岁及以下年龄)、使用口服避孕药和/或母乳喂养可以使患卵巢癌危险下降30%到60%。7相反,未产妇或初产年龄较大者(大于35岁)患卵巢癌的风险上升。 有数据提示激素治疗和盆腔炎可能会使卵巢癌的罹患风险增加。 在为体外受精进行的卵巢刺激后,卵巢LMP肿瘤(也称为交界性上皮性卵巢肿瘤)的风险可能增加。 肥胖似乎与最具侵袭性的卵巢癌类型无关。环境因素也得到了研究,但迄今为止尚未发现这类因素与卵巢癌的发病有必然联系。

常见症状

由于卵巢深入在盘腔内,早期的卵巢癌病征并不明显。当肿瘤体积增大时,患者会有肚胀、腹部不适等现象,亦可能有压迫性的病征如小便频密、大便困难等。

多发群体

年龄

卵巢癌的发病率随年龄增加而上升,在40岁以下的女性中比较少见,多见于停经期女性群体中,诊断时的中位年龄为63岁。

肥胖

各种研究都研究了肥胖与卵巢癌的关系。 总体而言,肥胖妇女(BMI-身体质量指数至少为30)似乎患卵巢癌的风险较高。 

生育史 

怀孕或初产较年轻的女性(26岁以前)患卵巢癌的风险较低,并且每次满期妊娠都使风险下降。 35岁以上第一次满期妊娠或从未怀孕过的妇女患卵巢癌的风险较高。

母乳喂养可能会进一步卵巢癌降低风险。

生育药物

生育药物如枸橼酸氯米芬可能增加患卵巢癌的风险。 然而,不孕妇女即使没有使用生育药物,也可能比生育妇女面临更高的风险,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她们没有经历过全程妊娠或没有保护性的使用口服避孕药。

雌激素治疗与激素治疗

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绝经后使用雌激素的妇女患卵巢癌的风险增加。连续多年(至少5年)服用雌激素(不含黄体酮)的女性患卵巢癌的风险似乎更高。但同时服用雌激素和黄体酮的女性患癌风险没有显著增加。

家族性癌症综合征

卵巢癌可以在家族中遗传。如果你的母亲、妹妹或女儿患了卵巢癌,你患卵巢癌的风险就会增加。患卵巢癌的亲属越多,患卵巢癌的风险也就越高。患卵巢癌的风险也可能来自于父系遗传。

一些其他类型癌症如结直肠癌和乳腺癌的家族史与患卵巢癌的风险增加有关。

约5至10%的卵巢癌是某些基因 (如:BRCA1/2基因,还有一些尚未被鉴定的其他基因)遗传变异引起的家族性癌症综合征的一部分。

PTEN基因突变引起的肿瘤错构瘤综合征又称Cowden病也增加了女性患者患卵巢癌的风险。

治疗和预后

在确诊之后,医生通常会给出一种或几种治疗方案。治疗方案的选择根据癌症的类型以及肿瘤发展阶段,身体健康程度,是否有生育愿望等因素而定。 

目前针对卵巢癌的治疗方案有:

  • 手术

卵巢癌手术是大多数卵巢癌的主要治疗方法。对于具有某些种类的肿瘤并且其癌症处于最早阶段的育龄妇女,可以在不移除卵巢和子宫的情况下治疗该疾病。

对于上皮性卵巢癌,手术有两个主要目标:1)分期-确定肿瘤进展期以选择最恰当的治疗方案;2)瘤体减灭-尽可能的去除肿瘤。

对于其他类型的卵巢癌(生殖细胞肿瘤和基质肿瘤),手术的主要目的是去除癌症。

  • 放疗

放射治疗使用高能X射线或颗粒杀死癌细胞。目前放疗并非美国的主要治疗方法而是更常用于用于治疗癌症扩散的领域。 

  • 化疗

化疗(chemo)是使用药物治疗癌症。大多数情况下,化疗是一种全身性治疗-药物进入血液并进入人体的所有区域。全身化疗可用于转移(扩散)的癌症。大多数时候,全身性化疗通过静脉注射(IV)或口服给药。对于卵巢癌的一些病例,化疗也可以通过导管直接注入腹腔。这称为腹膜内(IP)化疗。实际上腹膜内化疗可以将最集中的药物剂量用于腹腔内的癌细胞,同时化疗药物也被吸收到血液中,因此可以到达腹腔外的癌细胞。 因此腹膜内化疗效果很好,但副作用往往比常规化疗更严重。 

目前化疗的标准方案是铂化合物(如顺铂或卡铂)与紫杉烷(如紫杉醇或多西他赛)的组合。很多医生更喜欢喜欢卡铂,因为它具有较少的副作用并且有同样的疗效。上皮性卵巢癌的典型化疗过程涉及3到6个周期。不同的药物有不同的周期。此外,其他一些有助于治疗卵巢癌的化疗药物包括(按字母顺序):

白蛋白结合紫杉醇(nab-紫杉醇,Abraxane)Altretamine(Hexalen)

卡培他滨(Xeloda)

环磷酰胺(Cytoxan)

依托泊苷(VP-16)

吉西他滨(Gemzar)

异环磷酰胺(Ifex)

伊立替康(CPT-11,Camptosar)

脂质体多柔比星(Doxil)

马法兰

培美曲塞(Alimta)

拓扑替康

长春瑞滨(Navelbine)

  • 激素治疗

激素治疗是使用激素或激素阻断药物来对抗癌症。这种全身治疗方案更常用于治疗卵巢基质肿瘤。目前使用的激素类药物包括: 1) 促黄体激素释放激素(LHRH)激动剂, 包括戈舍瑞林(Zoladex)和亮丙瑞林(Lupron)。2) 他莫昔芬是一种经常用于治疗乳腺癌的药物。它也可用于治疗卵巢基质肿瘤,很少用于治疗晚期上皮性卵巢癌。3) 芳香酶抑制剂

主要用于治疗乳腺癌,但也可用于治疗一些复发性的卵巢基质性肿瘤。此类药物包括来曲唑(Femara),阿那曲唑(Arimidex)和依西美坦(Aromasin)。

  • 靶向治疗

靶向治疗是一种新型的癌症治疗手段,每种类型的靶向治疗工作方式不同,但都改变了癌细胞生长,分裂,修复自身或与其他细胞相互作用的方式。

目前卵巢癌靶向药物有:贝伐单抗-血管生成抑制剂的药物。贝伐单抗已被证明可以减少或减缓晚期上皮性卵巢癌的生长。 临床试验发现贝伐单抗联合化疗在缩小肿瘤(或阻止肿瘤生长)方面显示出了良好的效果,但不能延长患者生命。

Pazopanib(Votrient)同样是一种有助于阻止新血管形成的靶向药物。目前在卵巢癌的治疗中表现出一些疗效。

维拉达肽(EC145)是靶向叶酸受体的新药。这种受体在一些卵巢癌中发现。在一项研究中,它有助于阻止具有叶酸受体的癌症的生长。此外还在开发针对免疫系统的肿瘤疫苗,以更好地识别癌细胞。例如:Farletuzuma,是针对某些卵巢癌细胞表面的叶酸受体的单克隆抗体在卵巢癌的治疗的前期研究中取得了一些效果。Catumaxomab是另外一种单克隆抗体。当用于腹腔时,它与某些位于癌细胞和免疫系统细胞的蛋白质结合, 它可以帮助治疗肿瘤引起的腹水。 

预后

治疗完成之后,肿瘤完全清除的患者会担心肿瘤复发;对于另一部分患者,肿瘤细胞很难完全清除,可能需要多次化疗。

实际上,癌症并不总是一次性事件,但是通过密切关注,及时治疗,癌症可以像慢性病一样受到治疗控制:肿瘤可能会消失或者不变,不会扩散。这种情况下,肿瘤依然存在,不会也不能消失,没有治愈。 

定期随访

几乎任何癌症治疗都可能有副作用。有些可能持续几个星期到几个月,有一些可以持续你的余生。

卵巢癌的随访通常包括仔细的一般身体检查和肿瘤标志物的血液检查,或者X-涉嫌或扫描以帮助识别复发。具体检查哪种肿瘤标志物取决于癌症的类型。 CA-125是最常用于跟踪上皮性卵巢癌妇女的肿瘤标志物。其他如CA 19-9,CEA和HE-4,最常用于CA-125水平从未升高的患者。

卵巢癌治疗相关新闻

Time to replace the Pap smear with HPV testing?
2017-05-05T21:02:54.000Z

HPV is a virus that causes almost all cases of cervical cancer. So testing for HPV rather than cervical cancer could be a way to reduce costs by detecting the risk of cervical cancer earlier. The Netherlands has already made the switch and Australia is transitioning now. 

卵巢癌治疗专家

Robert Coleman
Robert Coleman
医学博士

Dr. Robert Coleman是美国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妇科肿瘤与生殖医学部临床研究副主席,妇科肿瘤与生殖医学系妇科Ann Rife Cox冠名主任,妇科肿瘤与生殖医学系临床医学教授以及美国GOG基金会董事会董事。他是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前任主席以及国际妇科癌症协会(IGCS)前任秘书长。

Dr. Coleman在妇科肿瘤领域已有超过三十年的临床经验,是这个领域的权威专家。他的临床研究重点是卵巢癌、宫颈癌、阴道癌、子宫内膜癌等妇科肿瘤的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他发表了超过400篇学术著作,包括在国际顶级期刊上130余篇同行评审的学术论文,以及编撰了大量的书籍章节与教科书,如《妇科肿瘤学手册》《妇科癌症临床淋巴图谱》《妇科癌症的预后与预防因素》《妇科肿瘤学图册》等。Dr. Coleman是MD安德森癌症中心妇科肿瘤学组首席研究员,主持多项国家级多中心的随机临床试验包括卵巢癌相关基因突变的研究,PARP抑制剂靶向治疗卵巢癌,以及针对卵巢癌,宫颈癌和子宫癌的最新化疗联和生物制剂治疗等。Coleman博士是多个顶级医学杂志的编委。他是多个国家级医学专业协会的成员,包括妇科肿瘤学会,美国外科医师学会,美国癌症研究协会和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他还是多个国际医学专业协会的成员,如国际妇科癌症协会,欧洲妇科肿瘤学会和欧洲肿瘤内科学会。此外,Coleman博士还担任MD安德森癌症中心发展治疗和研究管理委员会主任,Blanton-Davis卵巢癌研究计划执行委员会委员以及妇女癌症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